搜索

高原上的“拴心石”:這個暖男連長嚴厲起來有點“狠”

來源: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:張能華 發布:2019-08-03 01:03:45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硬著頭皮,手心冒汗,膽戰心驚……幾個小時過去了,龍逸終于完成了當天的巡線任務,也正式完成了成為五連一員的“成人禮”,這也是每一名五連官兵必須經歷的入連儀式。領著龍逸完成入連儀式的少校名叫翁春芳,是該連連長,也是入連儀式的發起者。說起入連儀式,連隊官兵戲稱為“闖鬼門關”,因為大多是冒著生命危險完成一段最艱險路段的巡線任務。請關注今日《解放軍報》的報道——

雪域高原上的“拴心石”

——記戰略支援部隊某旅五連連長翁春芳

■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張能華

人物簡介:翁春芳,男,1987年12月出生,2006年9月入伍,戰略支援部隊某旅五連連長。他帶領官兵弘揚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,累計巡查線路10多萬公里,多次戰勝泥石流、山洪、雪災等自然災害,保證通信骨干線路暢通,圓滿完成重大軍事行動、搶險救災等保障任務。榮立一等功1次、三等功1次。

“我會從這里摔下去嗎?”第一次走在僅有兩個腳掌寬的巡線路上,看著左邊是60多度的陡崖,陡崖下方300多米就是波濤洶涌的金沙江,列兵龍逸臉色發白、雙腿打顫,情不自禁地說道。

“別胡思亂想,跟緊我,你肯定能行。”走在隊伍前面的一名少校,一邊安慰龍逸,一邊小心翼翼地用探路棍試探著鋪滿風化碎石的路面,一腳一腳跺出一個個小腳窩,帶著龍逸一步一挪走向前方。

硬著頭皮,手心冒汗,膽戰心驚……幾個小時過去了,龍逸終于完成了當天的巡線任務,也正式完成了成為五連一員的“成人禮”,這也是每一名五連官兵必須經歷的入連儀式。

領著龍逸完成入連儀式的少校名叫翁春芳,是該連連長,也是入連儀式的發起者。說起入連儀式,連隊官兵戲稱為“闖鬼門關”,因為大多是冒著生命危險完成一段最艱險路段的巡線任務。

“沒點血性,可打不了勝仗!”聊起為何要官兵冒著生命危險接受“成人禮”洗禮,翁春芳解釋說,連隊維護的數百公里通信線路絕大部分分布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峽谷,要保證這條“信息高速天路”暢通,沒點敢拼命的精神可不行。

2017年7月,連續幾天的暴雨將瀾滄江上一段過江國防線路多處沖斷,導致某重要干線通信中斷。翁春芳帶領官兵火速趕到故障點,面對隨時可能出現的山洪,他們把保險繩往身上一拴就爬上離江面20多米高的鐵索,一寸一寸向江對面挪動,用一個個電纜鉤將國防光纜掛上飛索。一陣江風吹來,他們在波濤洶涌的江面上蕩起“秋千”,路過的群眾看得心驚膽戰,無不向他們豎起大拇指。經過連續3天奮戰,他們搶修斷點10余處,恢復了線路通信。

5年來,翁春芳帶領連隊官兵累計巡查線路10多萬公里,多次戰勝泥石流、山洪、雪災等自然災害,沒出現一起責任性阻斷,保證通信骨干線路暢通,圓滿完成重大軍事行動、搶險救災等保障任務。

“工作中連長嚴厲得有點‘狠’,可生活中他是個十足的暖男。”在連隊官兵眼中,翁春芳雖然對工作標準要求高,但他時刻了解官兵的冷暖疾苦,并盡心盡力為大家排憂解難,是大家眼里的“貼心人”。

因為經常需要外出巡線,連隊官兵在外就餐是常態。有一些線路在旅游景點附近,一到旅游旺季物價都會大漲。然而,每次翁春芳都會讓在外巡線的官兵吃飽吃好。戰士們心里納悶,私下打聽,原來是連長自掏腰包給大家加餐。

因為這事,翁春芳的妻子向他抱怨過:“你干這連長一年四季不著家就算了,現在倒好,還往里面貼錢!”他便耐心地跟妻子解釋,“大家在高原工作,付出很多,我是連長,既然當這個家,哪能讓戰友受委屈。”

為徹底解決這個難題,翁春芳將情況如實上報到旅黨委。在上級機關和旅黨委的共同努力下,如今,巡線官兵有了專項補貼,就餐難的問題得到徹底解決。

說起連長的貼心,四級軍士長陳興南深有體會。去年年初,陳興南家庭遭遇重大變故,年邁的父親母親同時患病,姐姐又突然因車禍去世,讓這個原本就很艱難的家庭雪上加霜。翁春芳得知情況后,一方面幫他申請困難救濟,另一方面動員全連官兵為其捐款。得知當地民政局可以為困難官兵發放補助,翁春芳又先后多次與民政局協調,為陳興南爭取到部分困難補助。

行動是無聲的力量,也是最有力的領導。在翁春芳的感召下,連隊形成了互幫互助的良好氛圍,凝聚力越來越強。去年9月,連隊4名服役期滿的上等兵全部申請留在高原。

五連地處藏族群眾居住區,所負責維護的通信線路途經多個少數民族聚居區。對于如何與少數民族群眾和諧共處共建,翁春芳嘴邊常掛著這樣一句話:“要想連隊建得好,群眾力量不可少;要想根基扎得牢,群眾有難要幫忙。”

那年4月,連隊按計劃組織巡線,翁春芳帶著巡線員走到某村時,發現有人在線路上施工,光纜已被挖出。他立即制止了施工,并聯系上工程負責人、該村村長拉茸,得知是村里在修水渠。

“你們憑什么讓我們停工……”面對拉茸和村民的不解,翁春芳耐心地向對方解釋國防光纜的重要性和光纜保護的相關規定。待群眾情緒穩定后,又向他們詳細講解施工時保護光纜線路的具體操作流程。最終,拉茸被翁春芳的真誠打動,按連隊要求進行施工保護,并為自己的魯莽行為道歉。

當年9月,因青稞成熟較晚,拉茸所在村人手不夠難以順利完成青稞的搶收。翁春芳了解后,立即組織官兵奔赴村莊幫助村民,終于趕在雨季到來前搶收完青稞。事后,拉茸拉著翁春芳的手感激地說:“謝謝你們,你們是我最真誠的朋友,以后我來給你們當義務護線員吧。”自那以后,拉茸沒事總會到線路上轉一轉,發現問題第一時間給連隊打電話。

心相連,手相牽。如今,越來越多的當地群眾成為連隊的朋友,連隊官兵巡線路過村莊,當地群眾總會熱情地招呼他們到家里歇歇腳,請“金珠瑪米(解放軍)兄弟” 喝杯酥油茶。

責任編輯:于雅倩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www.zoujinxiaoyuan.com域名使用側邊欄!
彩65平台 黑山县 | 肃北 | 千阳县 | 阿荣旗 | 桦川县 | 浙江省 | 宜丰县 | 翁源县 | 黔江区 | 南安市 | 始兴县 | 江山市 | 仪征市 | 泸定县 | 通榆县 | 牡丹江市 | 尉氏县 | 临桂县 | 阿尔山市 | 沁水县 | 鹤壁市 | 和静县 | 澄城县 | 石阡县 | 株洲市 | 会东县 | 衡阳县 | SHOW | 太湖县 | 清水河县 | 巴林左旗 | 景谷 | 丘北县 | 金寨县 | 洛隆县 | 汉寿县 | 加查县 | 噶尔县 | 五原县 | 洪洞县 | 谢通门县 | 涟源市 | 彭阳县 | 信宜市 | 隆安县 | 榆林市 | 抚顺县 | 渭南市 | 胶州市 | 托里县 | 大渡口区 | 从化市 | 贵定县 | 灵丘县 | 武鸣县 | 枣阳市 | 彭山县 | 登封市 | 津南区 | 青神县 | 绍兴市 | 剑河县 | 南通市 | 廊坊市 | 武夷山市 | 潞西市 | 黑龙江省 | 京山县 | 江达县 | 静乐县 | 沂源县 | 丽水市 | 安福县 | 百色市 | 长垣县 | 德化县 | 伊金霍洛旗 | 邵阳县 | 栾城县 | 会东县 | 太和县 | 汉源县 | 佛学 | 得荣县 | 鄯善县 | 塔城市 | 迁西县 | 彭水 | 筠连县 | 云浮市 | 烟台市 | 运城市 | 申扎县 | 青田县 | 延长县 | 乌兰察布市 | 丁青县 | 云梦县 | 彩票 | 峨山 | 永仁县 | 额敏县 | 黄骅市 | 伊春市 | 永兴县 | 惠东县 | 阳新县 | 兴文县 | 崇阳县 | 文成县 | 赞皇县 | 绵竹市 | 依兰县 | 且末县 | 荣成市 | 忻州市 | 邓州市 | 赞皇县 | 徐汇区 | 乐平市 | 淮北市 | 遵义县 | 两当县 | 咸阳市 | 防城港市 | 广德县 | 依兰县 | 龙胜 | 石台县 | 佛教 | 通州市 | 洛南县 | 苏州市 | 鄯善县 | 宿迁市 | 柳州市 | 安宁市 | 昭苏县 | 微博 | 阿坝县 | 大荔县 | 岑巩县 | 德钦县 | 壤塘县 | 光泽县 | 塔河县 | 乌海市 | 浪卡子县 | 嵊泗县 | 奎屯市 | 连城县 | 两当县 | 新沂市 | 临武县 | 南木林县 | 富蕴县 | 曲阳县 | 滦平县 | 丰镇市 | 东光县 | 贵南县 | 台东市 | 华阴市 | 老河口市 | 温州市 | 岳普湖县 | 方城县 | 长子县 | 夏邑县 | 井陉县 | 洪湖市 | 威信县 | 尉犁县 | 平遥县 | 全椒县 | 余干县 | 济南市 | 宁德市 | 德清县 | 雷波县 | 桓台县 | 赣榆县 | 杭锦后旗 | 呼玛县 | 昌宁县 | 南城县 | 新营市 | 永丰县 | 西昌市 | 咸阳市 | 陵水 | 长武县 | 库车县 | 左云县 | 辽阳市 | 正镶白旗 | 门头沟区 | 区。 | 开平市 | 晋江市 | 通州区 | 新宁县 | 河北省 | 崇左市 | 辛集市 | 缙云县 | 大竹县 | 疏附县 | 伊通 | 马边 | 滦平县 | 义乌市 | 郎溪县 | 东乌珠穆沁旗 | 威海市 | 嵊泗县 | 新闻 | 望城县 | 横峰县 | 卓资县 | 四会市 | 台北市 | 西平县 | 黄大仙区 | 金溪县 | 彭山县 | 石泉县 | 河北区 | 曲阳县 | 大洼县 | 乾安县 | 铁力市 | 大宁县 | 军事 | 洛扎县 | 崇州市 | 常宁市 | 镇赉县 | 西盟 | 永春县 | 巴青县 | 肇东市 | 凌云县 | 阿图什市 | 泰州市 | 贺州市 | 嵩明县 | 丹寨县 | 沐川县 | 青州市 | 文水县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