撐起一片藍天,小籃球放飛18萬中國少年的多彩夢想

來源:新華社作者:林德韌 吳劍鋒 張逸飛責任編輯:康哲
2019-08-15 15:44

隨著東北大區賽的落幕,2019年中國小籃球6個大區賽已全部結束。從2018年開始,一場小籃球的熱潮就開始席卷全國,從去年10萬,到今年18萬,參與人數幾近翻倍,小籃球的星星之火,已漸成燎原之勢。

“從去年的10萬多的孩子,到今年的18萬多,增長大概在80%左右,這個幅度是非常大的。我們感到非常的欣喜,說明這個項目真正獲得了社會的認可、家長們的認可。”中國籃協副主席許閩峰說。

小籃球:不只是“小”那么簡單

小籃球是一項使用小型籃球的兒童體育活動,籃球、籃筐、場地、規則均按照兒童身體發育的特點而設計。2017年,中國籃協針對12歲以下孩子,推出了《小籃球規則》,宗旨是從激發孩子的興趣入手,秉持著刪繁就簡、通俗易懂和遵循籃球發展規律的原則,改變成人比賽的規則以適合孩子們的身心發展規律。

從形式上來看,小籃球調低了籃筐,比賽用球也較小、較輕,使年齡不大的孩子們也可以從小享受籃球運動的樂趣。

不過,小籃球卻擁有比“小”豐富得多的內涵。本年度的小籃球大區賽除了繼續堅持“不設三分線”“人盯人防守”等特殊規則外,還首度引入了“防守三秒”的規則,為的就是鍛煉球員們全面的運、傳、投、控能力。

對于這一系列的規則,許閩峰表示:“我們希望球員們能夠全面發展,如果一味去守聯防,對孩子全面發展,無論是個人技術、進攻技術還是防守技術都不好,所以要從小養成習慣。”

為了更好地推廣小籃球,中國籃協專門成立了小籃球課題組,每站大區賽,課題組的專家成員們都會對教練員、裁判員和小球員進行培訓,有時也會親自上場執裁、執教,讓大家對于小籃球的規則和理念有更正確、更深入的理解。

作為一名中學體育老師,“60后”教練馬偉在數十年籃球生涯中一直跟孩子們打交道,他作為課題組成員,不僅全程參與了小籃球規則的普及推廣,而且還時不時針對小籃球的技戰術要求上場親自示范。

“全中國有多少孩子想打籃球?但是他們走向籃球場的時候,籃筐很高、球很重,所以很困難,如果小籃球場地、設施、規則能夠推廣,那對于籃球運動的推廣一定是有好處的。另外,小籃球使我們教育孩子的時候又多了一個手段。小籃球其實是一個載體,它能融入很多育人的道理。比如說團隊,現在的孩子都以自我為中心,那在籃球場上你要是自我的話是打不成集體籃球的,需要配合,他們要互相幫助,要克服困難,要爭取勝利,是一個團隊帶來的結果。”馬偉說。

“把眼淚收起來,回去練本事”

在華南大區賽U10混合組決賽中,身高占優的廣東宏遠小虎隊最終不敵深圳榮耀寶體拼搏隊,輸球后,男生女生們抱成一團,哭了。

“別哭了,把眼淚收起來,回去練本事,下次咱們贏回來。”一旁的教練說。

2019年中國小籃球聯賽一共有將近3萬支隊伍報名,最終能拿到大區賽冠軍的,僅有24支,于是,如何面對失敗,成為大部分孩子們必須面對的一課。

遠赴福建參賽的海南海口雛鷹隊最終未能走上冠軍領獎臺,不過,對于該隊隊員蔡效華來說,這次旅程依然收獲滿滿,正確的“勝負觀”就在其中。比賽結束后,他在日記中寫道:“以前,我是一個爭強好勝的孩子,什么事情我都要爭第一,爭著做到最好,爭得甚至有些過激,沒有做到第一,我會哭鼻子,甚至會與別人大打出手。練球后教練對我說,每一次獲勝都是通過不斷努力得來的,要從每一次失敗中得到教訓,尋找方法,再不斷努力,這樣你才有機會成功。終于,慢慢地慢慢地,我的性格才變得沉穩平和下來,也不再對失敗有什么偏見了。”

作為深圳深諾隊的隊長,程許睿說他打籃球最大的收獲就是身體更加壯實了,3歲多開始碰籃球,之前是“又矮又瘦”,練籃球之后變高變壯了,對于失敗他表示:“輸了之后我會深呼吸,然后想輸贏很正常,沒什么的。”

深諾隊主教練陳志剛表示,籃球不僅可以鍛煉孩子們的身體,還可以培養孩子們解決問題的能力。他說:“人的一生是不會一成不變的,其實比賽也是一樣的,它會讓孩子一直不斷地去解決問題,會解決沖突,會解決挫折,會解決他的社交問題,會解決他的愛好跟他的學習之間的問題,這些問題其實都是糾結我們一生的,成年人也會遇到的,所以我的孩子如果從小就學會解決這些問題,當他們在遇到這些人生問題的時候,就不會措手不及。”

一直致力于推廣小籃球的中國籃協主席姚明也曾表示:“希望小球員能體驗到小籃球運動的快樂,也希望他們在比賽中學會尊重、學會堅持、學會如何面對輸贏。當然哭鼻子是允許的,重要的是擦干眼淚后你要更加努力地去拼下一個籃板球,要更加堅定你追逐夢想的腳步。”

大夢想:始于籃球,超越籃球

“小籃球,大夢想”一直是中國小籃球聯賽的口號,關于“夢想”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讀,在小籃球的語境下,“夢想”從籃球開始,但終點并不一定是籃球。

中國小籃球聯賽總裁判長宋占軍從20多年前就開始關注小籃球,他也是中國小籃球最早的推動者之一,在他看來,小籃球并不以培養精英球員為最終目的,而更多的是一種教育手段,讓孩子們從籃球中獲取在書本中學不到的知識和經歷。

宋占軍說:“小籃球是一個載體,小籃球會培養孩子們的核心素養和關鍵能力,最重要的是承受能力,承受挫折,這個是現在的孩子們非常需要的。”

發給各隊的秩序冊上印著中國小籃球聯賽行為準則,其中不僅有針對孩子們的準則,還有針對教練員和家長的行為準則。在對于教練員的要求中,有一句話十分醒目——遵循兒童身心成長規律,培養孩子們健全的人格,是每一個小籃球教練員應該做出的承諾。

對于小籃球的“大夢想”,宋占軍表示:“這個夢想,可以是籃球,也可以不是籃球,但是小籃球帶給他們的這些能力,將是他們一生的財富,會幫助他們更好地實現各自的夢想。”

(新華社北京8月15日電 記者林德韌、吳劍鋒、張逸飛)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彩65平台 治多县 | 金平 | 大安市 | 白玉县 | 灌阳县 | 衡阳市 | 余姚市 | 台湾省 | 会泽县 | 上思县 | 宁河县 | 张家港市 | 东阳市 | 本溪市 | 郑州市 | 宜章县 | 章丘市 | 金乡县 | 定安县 | 惠来县 | 广元市 | 龙门县 | 汶上县 | 元氏县 | 沙坪坝区 | 阜康市 | 雅安市 | 阿巴嘎旗 | 淮滨县 | 二连浩特市 | 吴旗县 | 榆社县 | 阿城市 | 泰顺县 | 东阿县 | 中牟县 | 聊城市 | 秭归县 | 中山市 | 霞浦县 | 西城区 | 云安县 | 七台河市 | 石门县 | 南开区 | 东莞市 | 贵德县 | 海城市 | 建阳市 | 绵阳市 | 九寨沟县 | 长泰县 | 荔浦县 | 孝感市 | 南昌市 | 涿州市 | 定结县 | 仙桃市 | 洛川县 | 鲁山县 | 资中县 | 镇康县 | 婺源县 | 隆昌县 | 贡嘎县 | 襄汾县 | 胶州市 | 凤凰县 | 广汉市 | 晋宁县 | 澎湖县 | 堆龙德庆县 | 连南 | 建宁县 | 青州市 | 江安县 | 莱芜市 | 五峰 | 武邑县 | 江津市 | 满城县 | 长汀县 | 页游 | 万荣县 | 建瓯市 | 丁青县 | 霍林郭勒市 | 镇雄县 | 永顺县 | 永城市 | 徐闻县 | 阳江市 | 绍兴县 | 集贤县 | 库伦旗 | 宜都市 | 聂荣县 | 呼玛县 | 四川省 | 苗栗县 | 富阳市 | 龙海市 | 南安市 | 滨海县 | 六安市 | 莱阳市 | 榆树市 | 新竹县 | 汉阴县 | 县级市 | 郑州市 | 玉龙 | 如皋市 | 高雄县 | 临泉县 | 仪陇县 | 前郭尔 | 平乡县 | 新沂市 | 铜陵市 | 上饶市 | 嘉荫县 | 醴陵市 | 荆门市 | 建湖县 | 平昌县 | 崇义县 | 大化 | 巴林右旗 | 广德县 | 富平县 | 克东县 | 保靖县 | 乐山市 | 湟中县 | 固阳县 | 松滋市 | 南部县 | 龙陵县 | 富宁县 | 来凤县 | 武乡县 | 景谷 | 日照市 | 观塘区 | 西昌市 | 福清市 | 桑日县 | 三明市 | 密山市 | 宝山区 | 宿州市 | 江华 | 汝阳县 | 谢通门县 | 长子县 | 祥云县 | 皮山县 | 山东 | 武隆县 | 乐山市 | 聊城市 | 越西县 | 贡觉县 | 安远县 | 乌拉特前旗 | 江油市 | 鞍山市 | 桂阳县 | 葵青区 | 赤峰市 | 尼玛县 | 兴和县 | 莱芜市 | 汉寿县 | 英山县 | 新余市 | 淅川县 | 永城市 | 湖口县 | 黄大仙区 | 昆明市 | 京山县 | 灵丘县 | 衡阳县 | 锦州市 | 崇义县 | 新平 | 鄂托克旗 | 黄冈市 | 安西县 | 花莲市 | 遵化市 | 天祝 | 葵青区 | 泰兴市 | 滦南县 | 临洮县 | 金塔县 | 揭东县 | 睢宁县 | 会泽县 | 诏安县 | 格尔木市 | 睢宁县 | 丹棱县 | 微博 | 东辽县 | 宝应县 | 浦江县 | 洪湖市 | 内乡县 | 固镇县 | 偏关县 | 阜城县 | 中卫市 | 治县。 | 抚州市 | 桃园县 | 广州市 | 司法 | 华安县 | 察雅县 | 扎赉特旗 | 鲁山县 | 常宁市 | 普定县 | 顺平县 | 津南区 | 邯郸县 | 平安县 | 华蓥市 | 鹰潭市 | 交城县 | 临夏市 | 柳州市 | 如东县 | 阿克苏市 | 钦州市 | 吉水县 | 射洪县 | 唐山市 | 甘南县 | 安陆市 | 稷山县 | 乐陵市 | 河南省 | 平顶山市 | 信丰县 | 梨树县 | 鸡东县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