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后指導員“被吐槽” “小鮮肉”如何補短板

來源:中國軍網綜合作者:高思峰責任編輯:張思遠
2019-08-16 09:23

基層青年官兵一直是我們關注的重點。記得2017年1月3日,在我們推出的第一期《基層傳真》上,就刊發了一名年輕上尉楊世侃在朋友圈替本版撰寫的征稿啟事。

中部戰區空軍某旅95后指導員高思峰與《基層傳真》也有著不解之緣。他既是我們的忠實讀者,也是我們版面上的常客。去年,高思峰從旅機關黨委秘書崗位調整為基層指導員,上任伊始,他就成了連隊官兵關注的“新聞人物”,也成了我們編輯部關注基層年輕干部成長的樣本。

高思峰在來信中坦言:“基層主官的工作生活中,棘手頭痛的事不少,不見得都能處理好,不見得總有從低潮到高潮、從失敗到成功的逆襲橋段,但在蘿卜白菜、家長里短的平淡里總有值得自己思考的地方,需要時間沉淀、打磨。”

沒有誰是天生的優秀帶兵人。作為基層新任主官,可能會被官兵“吐槽”,也可能會遭遇尷尬經歷,但所有這些,都能幫助我們及時找出工作中存在問題的癥結和解決問題的方法,有助于盡快打開工作局面。下面,不妨一起聽一聽這名年輕指導員的故事。

請關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軍報》的詳細報道——

年輕指導員如何看待“被吐槽”?

■中部戰區空軍地導某營發射保障連政治指導員 高思峰

“二連剛剛完成新編制調整,由兩個連隊合并而成,基礎弱、底子薄,你去了之后一定要迅速熟悉情況,多想多干,把連隊基礎打扎實……”去年9月,在大學畢業3年多后,帶著領導的厚望,更帶著壓力,95后的我成了全旅最年輕的指導員,管理著全旅最大的連隊。

盡管不斷告誡自己絕不能辜負組織信任和官兵期望,一定要在崗位上干出一番成績,可誰都知道,新指導員不好干,更何況自己還是個“小鮮肉”。果然,上任沒兩天,就遇到了“煩心事”。

那是去年國慶節后,單位要迎接上級考核,但連隊專業理論考試摸底不理想,為了提高成績,我和連長決定利用一個下午把大家集中起來背題。剛吹完集合哨,我就聽見士官老孫在跟別人嘀咕:“你說說,大過節的,干嘛非得背題啊?真不知道連隊干部咋想的……”

做出的決定被吐槽,擱誰心里也不舒服。第一次碰上這種事,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得像“唐僧收服孫悟空”一樣“說服”老孫。于是我把老孫請到了宿舍,只見老孫一臉嚴肅,像是準備談判一樣在我對面坐了下來。

“老孫,你覺得連里做法有沒有不合適的地方?咱們隨便聊聊……”見我沒有怪罪的意思,老孫才放下戒備:“指導員,我沒有其他意思,只是覺得大家都很辛苦,隨意占用休息時間不大合適。自覺的同志不用連里督促,不自覺的人天天逼他也白搭……”

事情不大,聊開了就好。老孫說的有道理,我也把連隊的考慮說了,老孫同樣贊同。這次談話給我提了個醒:連隊主官是“一家之長”,做任何決定都不能草率“任性”,不僅要充分考慮是否合理,還要通過引導確保決定順利執行。但話說回來,連隊是一個集體,需要齊心協力落實工作,如果老班長帶頭發牢騷,很容易影響士氣。

記得上任時教導員龔斌告誡我,如果開展工作遇到困難,碰見發牢騷的現象,首先要分析戰士為何發牢騷,是工作安排存在失誤,還是戰士對待工作態度出現偏差,另外也不排除有可能是這名同志生活中遇到了難題。

晚點名時,我和連長對占用休息時間進行了說明,承諾以后沒有特殊情況不會這樣做,并再次重申了考核的重要性。隨后,我深入班排面對面廣泛征詢官兵意見建議,對官兵提出的問題一一作出回應,承諾限期整改,并鼓勵大家當連隊建設的監督員、主人翁。

這件事后,我有意讓老孫走上臺前,擔起更多職責,還利用政治教育時間專門請他上臺講課,給新兵們介紹自己參加比武奪魁的經歷。慢慢地,老孫把私底下的吐槽變成對連隊的建議,成了連隊建設的“高參”。

(付?震整理)

坦誠面對被吐槽,樂見不足補短板

■高思峰

聽別人發牢騷、被別人吐槽是件難過的事情,但任何事情都是由矛盾的兩方面構成的。戰士由于對某一事物的認識不同,表達的方式也會各異,有人當面直言,有人背后嘀咕。對于主官來講,不僅要拿出坦然接受吐槽的態度,更要有聞過則喜的胸懷,既要聽有心之語,更要聽弦外之音。

工作中遇到吐槽,我們不妨先自我反省一下,拿出“自黑”的態度,分析清楚出現牢騷、被人吐槽的原因,對于發牢騷的同志也要坦誠面對、積極回應。與此同時,作為連隊主官一定要清醒認識到,軍隊有著嚴格的紀律性,對于戰士的情緒發泄需要正確引導,不能放任不管聽之任之。要學會通過組織生活、意見箱等正規渠道,把背后牢騷變成當面批評,把宣泄的負能量轉化為為集體考慮的正能量,運用批評與自我批評這一有力武器,查找不足補短板,統一思想干大事。

年齡差距不重要,心靈距離是關鍵

■陳雪勇

現如今,有的軍官與士兵年齡兵齡、知識學歷“天然倒掛”,彼此成了“熟悉的陌生人”。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,更多的是生活閱歷、成長環境不同帶來的陌生感。比如“年齡倒掛”,其實這種現象并非今天才有,革命戰爭年代,我軍優秀年輕將領比比皆是,周恩來總理指揮南昌起義時29歲,葉挺將軍當時只有31歲。革命前輩靠什么領導軍隊?除了個人能力,還有他身上散發出的真理魅力和人格力量,這使將士們相信“跟著走”可以得勝利。

馬克思說過:“只能用愛來交換愛,用信任來交換信任。”想要消除陌生感需要找到契合點,對于年輕主官來講,如果想讓老同志在工作中信服你,首先要贏得信任。工作中新任職主官需要迅速樹立威信,通過不斷學習、不斷提高自己的修養而獲得尊敬。在這個過程中,不僅要會嚴格管理,更要真心幫助官兵解決困難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彩65平台 衡阳县 | 泽普县 | 德江县 | 定边县 | 玛纳斯县 | 普定县 | 抚远县 | 家居 | 长兴县 | 普陀区 | 罗甸县 | 板桥市 | 杭州市 | 安泽县 | 临安市 | 金坛市 | 东至县 | 张家界市 | 汶川县 | 城固县 | 沙湾县 | 乌鲁木齐县 | 永靖县 | 崇义县 | 南阳市 | 布拖县 | 当雄县 | 沛县 | 方正县 | 焉耆 | 鄂托克旗 | 汕头市 | 辛集市 | 积石山 | 城固县 | 托克逊县 | 岑巩县 | 伊宁县 | 西宁市 | 罗山县 | 宜城市 | 沙洋县 | 明水县 | 岳普湖县 | 樟树市 | 武威市 | 台州市 | 思茅市 | 沿河 | 增城市 | 西吉县 | 阿图什市 | 临桂县 | 河北区 | 江山市 | 山阴县 | 饶河县 | 延安市 | 福安市 | 金塔县 | 宁陵县 | 南和县 | 宁陕县 | 磴口县 | 西昌市 | 霍城县 | 嘉义市 | 山东 | 麦盖提县 | 雅江县 | 六盘水市 | 江都市 | 阳谷县 | 咸丰县 | 鹰潭市 | 库尔勒市 | 佛山市 | 浦东新区 | 洛浦县 | 济南市 | 曲周县 | 万州区 | 阿勒泰市 | 读书 | 麦盖提县 | 苍溪县 | 册亨县 | 永昌县 | 苍南县 | 兖州市 | 澄城县 | 临潭县 | 杂多县 | 镇安县 | 鹤峰县 | 肃南 | 岗巴县 | 开化县 | 绥江县 | 泽州县 | 昆山市 | 莒南县 | 绥阳县 | 静宁县 | 阿拉尔市 | 墨江 | 商丘市 | 鸡西市 | 裕民县 | 县级市 | 上思县 | 洪泽县 | 张掖市 | 扬州市 | 绵竹市 | 新竹市 | 济南市 | 宁强县 | 浦东新区 | 辰溪县 | 顺义区 | 城步 | 鄢陵县 | 汕尾市 | 荣成市 | 石台县 | 东光县 | 红桥区 | 合山市 | 宁海县 | 聂荣县 | 长沙市 | 喀喇沁旗 | 广州市 | 佛教 | 绥化市 | 南漳县 | 定安县 | 永寿县 | 拉孜县 | 旬阳县 | 康马县 | 平果县 | 长丰县 | 北京市 | 涟源市 | 肥城市 | 河北省 | 易门县 | 珲春市 | 朝阳县 | 长顺县 | 保德县 | 稷山县 | 和林格尔县 | 临颍县 | 韶关市 | 六盘水市 | 绥江县 | 阆中市 | 张家界市 | 开原市 | 合作市 | 嘉鱼县 | 荥阳市 | 门头沟区 | 平顶山市 | 泾源县 | 聊城市 | 三亚市 | 永年县 | 江源县 | 高密市 | 墨竹工卡县 | 定襄县 | 黔西 | 盈江县 | 兴仁县 | 长沙县 | 富锦市 | 东乌 | 新干县 | 廊坊市 | 冷水江市 | 文水县 | 吴川市 | 桑日县 | 南皮县 | 福建省 | 汝城县 | 长垣县 | 金乡县 | 南澳县 | 广德县 | 武川县 | 五家渠市 | 黔南 | 合山市 | 宁化县 | 灵武市 | 嘉禾县 | 西和县 | 鄂伦春自治旗 | 抚顺市 | 奉节县 | 麻阳 | 平山县 | 普陀区 | 池州市 | 龙口市 | 无为县 | 克东县 | 同江市 | 榆社县 | 错那县 | 聊城市 | 柳林县 | 云阳县 | 黎城县 | 达拉特旗 | 陕西省 | 南靖县 | 宁明县 | 安多县 | 通化市 | 吴江市 | 沛县 | 德清县 | 惠州市 | 濮阳县 | 濮阳县 | 扬州市 | 岢岚县 | 武定县 | 玉山县 | 井陉县 | 隆昌县 | 延寿县 | 揭阳市 | 富蕴县 | 嫩江县 | 德安县 | 老河口市 | 聂拉木县 | 鄂托克旗 | 肇庆市 | 班玛县 | 庆城县 | 随州市 | 涞水县 | 麻江县 |